第74节 第十五章(5)

看到高德英只顾低头剁猪草,她放下衣襟,用无比羡慕的口气说:“你高队长就是比我强?~。在家里,你忙出了三个儿子,走到外面,也是响当当的人物!桃花源大队的丁支书,武陵公社的伍书记,哪个不是对你刮目相看?要说到政治荣誉,谁敢跟你比?要说到墙上贴的奖状,桃花源大队,谁能跟您比?武陵公社,谁能跟你比?武陵县,谁能跟你比?”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

高德英说:“贴在墙上的几张花纸,有什么用?有谁看得见?谁把它当回事?”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罗肤显得很激愤地说道——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高队长,你怎么能这样说呢?怎么会没人把它当一回事呢?我跟你说?~,王书记刚到桃花源的那一天,正好撞上我男人打我。王书记把丁忍喝住了,又问丁兵:“在桃花源里,男人打堂客是不是嘿普遍?~?”

半壁江图书频道

丁兵说:“桃花源里只有一个例外,那就是丁红。丁红不敢打堂客,因为这个堂客是个厉害角色。” 2 Y+ \; c- P. g/ \6 [2 B' V5 ?. e; ]3 y

王书记问丁兵:“这个堂客如何厉害?难道她有三头六臂?” 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丁兵说:“她倒是没有三头六臂,但是,她有一屋子的花纸,她家的墙壁上贴满了层层叠叠的花纸,每张花纸上都有三面红旗,每面红旗上的镰刀斧头都闪着金光,这些金光把她的男人镇住了,她男人每次准备打堂客时,那金光一闪,她男人的手就软了下来,再也举不起来啦!”

guiyurong.com

王书记疑惑地问:“什么是花纸?” 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丁兵说:“花纸就是奖状?~。在桃花源里,右派分子刘痒痒、上中农丁君、地主崽子宋春是永远评不上先进分子的,他们心怀不满。丁君讲怪话,把奖状叫做花纸,说什么一张花纸有什么了不起。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听到这里,高德英不再剁猪草了,她跑到灶屋里,给罗肤搬了一张凳子。罗肤坐了下来,继续说——

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

王书记就问丁兵:“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?她怎么会有这么多奖状?”

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丁兵说:“这个女人叫高德英。这个高德英可不简单,还在娘家时,她就是铁姑娘队的队长,干起农活来一点也不输给男人。每一回,生产队、大队、公社评先进份子,总少不了她。别的女人吧,能参加二级会议就不错了。可高德英呢?每年都要参加三级会议,有时候还要参加四级会议呢。” guiyurong.com

王书记问:“二级会议、三级会议、四级会议是什么意思?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丁兵说:“每年春插、双抢过后,生产队、大队、公社、县,每一级都要召开表彰大会,能够参加大队、公社、县表彰大会的积极分子,被刘痒痒分别叫做二级会议、三级会议、四级会议。在桃花源,只有高德英参加过四级会议。她十九岁就入了党,是整个桃花源大队唯一的一名女党员。”

内容来自半壁江

王书记听了丁兵的话,不停地咂着嘴啧啧叹惋,啧啧叹惋。

2 Y+ \; c- P. g/ \6 [2 B' V5 ?. e; ]3 y

说到这里,罗肤停了下来,不停地咂着嘴。

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高德英竖起耳朵,等着听王书记的“叹惋”。可是,罗肤不说话,只是冲她啧啧地咂着嘴。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

高德英恍然大悟,她愧疚地站起身,对罗肤说:“你看,听你说了半天,连一口水也没有让你喝。”她跑进灶屋,给罗肤端来了一瓢水。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罗肤喝了水以后,继续说:“王书记咂着嘴啧啧叹惋,说:‘高德英真是女中豪杰!想不到桃花源里也有郭凤莲似的人物。他陈永贵一个大队支部书记可以培养一个郭凤莲,我王落桃作为一个县委书记,为什么不可以培养一个高德英?!’”

半壁江中文网

说到这里,罗肤朝空中挥舞着右手,好象为高德英感到无比激动。 copyright Banbijiang

高德英将信将疑地问:“王书记真是这么说的吗?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罗肤说:“王书记当然是这么说的?~,我亲耳听到的,难道还会有假?王书记还说要找个机会到你家里来参观参观你的奖状呢!”

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高德英有些激动,她喃喃道:“王书记要到我家里来?王书记要来看我的奖状?那我是不是要把奖状上的灰尘擦一擦?” guiyurong.com

罗肤说:“当然要好好擦一擦?~。如果王书记到了你家,看到的不是花纸,而是灰纸,王书记肯定会嘿扫兴?~。” 半壁江图书频道

高德英说:“就是不知道王书记哪天过来……”

半壁江中文网

罗肤说:“王书记嘿忙?~。你想想看,你一个生产队的妇女队长都忙得昏天黑地,王书记比你大了多少级呀?有多少人等着他做指示呀?有多少人等着他去开会呀?你看见没有?停在桃花洞口的那辆吉普车没有闲着的时候,它载着王书记不是去公社,就是去县城,不是去常德,就是去长沙。王书记刚来桃花源的时候,白白胖胖的,你看看现在的王书记,又黑又瘦,胡子那么长,脸颊都陷下去了!哎呀!看着都叫人心疼!” 内容来自半壁江

高德英说:“只怪桃花源的伙食不好,把王书记的身体拖垮了。”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罗肤说—— 半壁江图书频道

是?~!王书记天天吃红锅菜,一点油水都没有。昨天,我们几个人跟王书记在一起闲聊。刘痒痒说:“王书记,春插马上就要开始啦!按照桃花源的传统,春插前要杀一头猪给社员们补一补油水。今年你到桃花源里来蹲点了,不知道这猪还能不能杀。

半壁江中文网

王书记说:“当然应该杀?~。”

半壁江中文网

丁君说:“生产队养猪场的猪太小,要杀只能杀社人家的猪。高德英家里有一头大肥猪,只怕她不肯卖给生产队。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王书记问:“为什么?~?” guiyurong.com

丁君说:“她把猪卖给生产队,生产队没有现金给他,只能把猪款折算成工分给她。”

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

刘痒痒踢了丁君一脚,说:“你真是白日做梦!高德英怎么会拿自家的肥猪换生产队的工分?这不是明摆着损私肥公吗?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李兰花也说:“高德英肯定不会答应;就算她答应,她男人丁红也不会答应。不过,要是王书记出面跟高德英说一声,高德英肯定会答应?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王书记问:“为什么?~?” 半壁江中文网

李兰花说:“王书记的话,一句顶一万句。王书记开了口,她高德英还怕生产队没有钱给她?王书记批一张条子,抵得上十头牛的价钱。一头猪算得了什么?~?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听了这话,大家都笑了,王书记也笑了。王书记说:“其实,这件事根本不用我出面,高德英也会答应。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大家都不出声了,听着王书记往下说。王书记说:“高德英家里数不清的奖状,已经充分证明了高德英同志是一个大公无私的好同志,只要是舍小家为大家、舍个人为集体的事,她会毫不犹豫地去做。”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“高德英同志”。高德英第一次从罗肤嘴里听到王书记称呼她为“高德英同志”。她有几分激动,问:“王书记真的称我‘高德英同志’?王书记真的这么了解我?”

copyright Banbijiang

罗肤说:“我有多大胆子,敢抬出王书记来骗你?你可以去找丁君、刘痒痒、李兰花 半壁江中文网

当面对质?~。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高德英笑了,说:“王书记这么信任我,别说是把我家的这头猪卖给生产队,哪怕就是把我家的这头猪送给王书记,我也心甘情愿?~。”

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

罗肤故意问:“要不要跟你男人商量一下?”

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高德英说:“跟他有什么好商量的?~?难道家里的事我说话还不算数吗?你喊人来杀猪?~。” 半壁江中文网

在罗肤走进高德英家门以后,刘痒痒和丁一臣怀揣着杀猪刀,悄悄溜进了高德英家的屋后山,在那里等候罗肤的消息。 copyright Banbijiang

罗肤从高德英家里出来以后,朝屋后山做了个手势,刘痒痒和丁一臣便走进高德英家里,飞快地把那头大肥猪杀了。

半壁江图书频道

罗肤到高德英家串门的这一天,丁君对丁红突然变得亲热起来。收工以后,丁君喊丁红去喝擂茶。

内容来自半壁江

丁红有些犹豫,但丁君强行把他拖回了家。到了丁君家里,丁红这才发现,丁君不是请他喝擂茶,而是喝酒。桌子上摆着红薯酒,还有一碟螺蛳。几杯酒下肚之后,丁君冲着丁红竖起了大拇指,说:“老弟呀,你那一架打得好!打出了桃花源人的威风,大长了桃花源人的志气!”

半壁江中文网

丁红知道,丁君说的是他在大队碾米厂同杏花湾生产队的社员邱麻子打架的事,便说:“邱麻子这狗日的,实在太不像话了,该打!”

2 Y+ \; c- P. g/ \6 [2 B' V5 ?. e; ]3 y

“打得好?~!就是该打?~!”丁君连连点头,显得很气愤的样子,问:“这一次排队碾米,那个邱麻子又插到你前面?”

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丁红说:“这一次没有。他不敢。”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“邱麻子不敢?”丁君显得很惊讶的样子,问:“他没有插到你前面?那你为什么打 内容来自半壁江

他?”

内容来自半壁江

丁红洋洋得意地说道:“王书记来我们桃花源生产队蹲点以前,我到大队碾米厂碾米,那个邱麻子仗着块头大,从来不老老实实排队,他欺负我个子小,总是插在我前面。现在他不敢插在我前面了。我打他,是因为他在我后面讲悄悄话。” 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丁君问:“他悄悄说你的坏话?”

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

丁红说:“没有。”

copyright Banbijiang

丁君问:“他说桃花源人的坏话?” 内容来自半壁江

丁红说:“没有。” 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丁君问:“他说王书记的坏话?”

半壁江图书频道

丁红说:“没有。”

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丁君显得无比惊讶的问:“那你为什么打他?”

2 Y+ \; c- P. g/ \6 [2 B' V5 ?. e; ]3 y

丁红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激动地喊道:“邱麻子那狗日的,他讲悄悄话讲的是桃花源话,他竟然不讲水寨话!你说该打不该打?”

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丁君也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,说:“该打!破坏‘农业学大寨全县学水寨’运动,该打!”他又冲着丁红竖起了大拇指,问道:“然后你就打了他?” 半壁江图书频道

丁红说:“是?~,我就打了他?~。” 半壁江中文网

丁君问:“你怎么打的?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丁红说:“我转过身来,一拳打在他嘴巴上!” 半壁江中文网

丁君问:“你打得过他?不怕他还手?”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

丁红说:“老子一拳打在他嘴巴上;他摸着自己的嘴巴,两只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,懵了。老子大喊一声:‘你这狗日的邱麻子,你胆大包天,竟然不讲王书记的水寨话,老子要报告王书记,把你送进学习班去!’”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丁君问:“邱麻子害怕了?不敢还手!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丁红笑了:“他哪里敢还手?~?他捂着嘴巴溜了。排队的人都说‘打得好!丁红今天总算给我们出了一口恶气!’”

guiyurong.com

丁君说:“老弟,我不怕得罪你,我说句实话:这一架,不是你打败了邱麻子,是王书记打败了邱麻子。”

copyright Banbijiang

丁红说:“是?~。没有王书记撑腰,我哪里敢打邱麻子?~。”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

丁君说:“王书记到桃花源蹲点这么久了,天天吃红锅菜,吃得他面黄肌瘦。你说说看,我们是不是应该借着春插的机会,杀一头猪,给王书记润一润肠子?” guiyurong.com

丁红说:“当然应该?~。” 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丁君说:“把你家的那头大肥猪杀了,让王书记和桃花源人都吃一顿肉,你看行不行?”

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丁红愣住了,低着头不出声。 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就在这时,丁牛打着火把,挨家挨户地高声喊道:“分猪肉喽!每户派一人到高德英家里分猪肉喽!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当他走到丁君家的禾场边时,看见丁红垂头丧气地从屋里走出来,丁牛故作惊讶地说道:“狗日的丁红,真不愧为女党员的男人!自家的猪被生产队杀了,你还在这里喝得脸红脖子粗,风格就是高?~!”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最新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
发表书评 查看所有书评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