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节 桃花源记 第九章(1)

第九章   桃花

guiyurong.com

桃花十七岁了,转过年初,到下一年的秋天,桃花就满十八岁了。桃花源的姑娘,到了十七岁就该定亲了,到了十八岁就该出嫁了。 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桃花长到十七岁,出落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大姑娘了。武陵公社那个赶脚猪的杨老倌,在桃花源的田埂上遇到桃花时,不由得喝停了脚猪,停下来吸了袋旱烟。望着远去的桃花的背影,他不由得问从他周围走过的丁牛堂客:“满婶,这是谁家的妹子?”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满婶说:“这是夜郎婆的女儿桃花呀,你从前没见过她?” 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

杨老倌说:“嗨,我赶着脚猪走遍了武陵公社的大小山冲,还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乖的妹子。”

guiyurong.com

他赶着脚猪从头上路了,走了一段路,满婶听见他大声叱骂他的脚猪:“你老回头看什么?这么乖的妹子,莫非会轮得上你同她搭脚不成?”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桃花源人在出产队里上班的时分,谈论得最多的就是桃花。

2 Y+ \; c- P. g/ \6 [2 B' V5 ?. e; ]3 y

丁红说:“你们说说看,现在的桃花同当年的李兰花哪个乖些?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丁君说:“论长相、身段,她们两个有得一比,不过,桃花的皮肤比李兰花黑。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丁牛说:“一个是在常德城里吃白米饭长大的,一个是在桃花源里吃红薯长大的,白米饭和红薯,哪个白?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高德英说:“也不全怪红薯。丁兵的女儿丁梨花不也是吃红薯长大的吗?她不照样白?” 半壁江中文网

接下来,桃花源人谈论的论题就是:像桃花这么乖的妹子,她会嫁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

半壁江中文网

李兰花从前问夜郎婆:“夜郎婆,你的女儿桃花放了人家没有?”

半壁江图书频道

夜郎婆说:“还没呢。”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李兰花说:“夜郎婆,听我一句劝:不管放什么人家都好,必定要放一个成份好的人家,你看我,嫁给一个黑五类,这一辈子都在给刘痒痒揩屁股,永久也揩不洁净。”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满婶也曾问夜郎婆:“夜郎婆,你的女儿桃花计划放一个什么样的人家?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夜郎婆说:“桃花源里的作田人,还能放什么好人家?春荒时有红薯吃的人家,就是好人家。” 半壁江图书频道

桃花源人对夜郎婆的这句话都深表置疑。

内容来自半壁江

满婶说:“你们等着看吧,像桃花这么乖的妹子,至少也能嫁到公社去吃白米饭,怎样可能嫁到桃花源里吃红薯?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王娇说:“就是呦。美好大队的荷花妹子,远没有桃花长得乖,不也嫁给了公社伍书记的侄儿,调到公社当上了广播员?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在桃花源里,最关怀桃花婚事的,莫过于罗肤了。罗肤和桃花两个人独自在一同的时分,罗肤总是重复诘问桃花:“桃花,你跟我说句实话,你最想嫁一个什么样的男人?”

半壁江中文网

桃花说:“我娘说了,春荒时能吃饱红薯的人家,就算不错了。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罗肤啧啧地咂着嘴,无限怅惘地说:“你的眼光怎样跟萤火虫相同,只能看到一米远的当地?你的眼光不要说望到武陵县城,最少也该望到武陵公社吧?”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桃花说:“我娘说了,女性就像树上的桃子;桃子熟了,最终被什么人摘走,那都是听其自然的事,哪里由得了桃子?”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罗肤说:“一个女性在十七,八岁的时分,总是要挑一挑的,否则,将来懊悔一辈子。唉,我这一辈子算是完了,刚跳出狼窝,又跌入虎口,再怎样挣扎,仍是落入了桃花源。桃花,你跟我不同,你必定要嫁一个从麻袋里舀米煮白米饭吃的人,千万不能嫁一个吃红薯的男人。” copyright Banbijiang

桃花说:“谁不想吃白米饭?仅仅,都不嫁作田人,作田人就不讨堂客了?”

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

罗肤说:“你跟他人不同,你有本钱:你山歌唱的好。”

本文来自半壁江图书频道

桃花说:“唱山歌也算本事?桃花源里,哪个妹子不会唱山歌?”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罗肤说:“你长得乖。”

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桃花说:“我的皮肤黑得像牛屎,哪个男人会喜爱?”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罗肤想了一下,然后说:“其实,桃花源小学那个长沙知青陶慕源就喜爱你。你信任我吧,那个陶慕源迟早会回长沙去的。你要是嫁给他,将来你不光跳出了桃花源,你还跳出了武陵公社,跳出了武陵县,跳出了常德,跳到省会去了......据我看,那个陶慕源对你有那个意思,你看,他到大队当了小学老师,还不是常常来找你?” guiyurong.com

桃花说:“我爹说了,鹅卵石尽管看起来同鸡蛋差不多,但鹅卵石就是鹅卵石,鸡蛋就是鸡蛋;鸡蛋只能跟鸡蛋滚在一同,鸡蛋不能跟鹅卵石滚在一同。”

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罗肤说:“你长得这么乖,要是嫁个吃红薯的男人,你不觉得太委屈了自己吗?“

guiyurong.com

桃花没有作声,她想起了母亲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:“女性哪,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喫苦的。”

内容来自半壁江

母亲在桃花很小的时分就给桃花唱夜郎古歌。夜郎古歌里的女性都长得像仙女,她们都曾苦苦挣扎过、抗争过,可是,她们的结局大都很凄惨。所以,桃花从小就以为,天底下的女性都是命苦的。就拿桃花源来说吧,李兰花不是长得像仙女吗?罗肤不是“千年新娘”吗?可成果又怎么呢?

半壁江中文网

桃花从小对日子就没有太多的奢求,她觉得嫁给一个作田人也没什么欠好的。 半壁江中文网

向媒婆到桃花家里来了。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其时,桃花和母亲正在吃午饭。

半壁江图书频道

向媒婆进门时,对夜郎婆说:“夜郎婆,传闻你留的苦瓜种子不错,我来跟你讨几颗苦瓜种子。” 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夜郎婆放下手中的碗筷,搬来一把椅子请向媒婆坐。向媒婆手扶着椅背,连连说:“不坐不坐,我这就走,我屋里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呢。”

]3 `. u7 p* T. |' |/ f. y, S8 D

可她并没有走,而是盯住桃花看。 半壁江图书频道

桃花正在吃红薯丝饭,她被向媒婆看得有几分欠好意思。 半壁江中文网

向媒婆对夜郎婆说:“夜郎婆,你看看桃花吃饭的姿态,你看看桃花拿筷子的姿态,一点也不像桃花源人吃饭的姿态,倒像富有人家的千金小姐吃饭的姿态。夜郎婆,我说的话错不了:你女儿天然生成是吃白米饭的命。” 半壁江中文网

桃花羞涩地笑了笑,持续往嘴里扒着红薯丝饭。

copyright Banbijiang

夜郎婆说:“向媒婆,你莫讲天话,像咱们这样的作田人,哪有吃白米饭的命?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向媒婆说:“那可不必定,我看桃花就有吃白米饭的福相。她才十七岁呢,说不定从下一年起,她就能够天天吃上白米饭呢。” 2 Y+ \; c- P. g/ \6 [2 B' V5 ?. e; ]3 y

夜郎婆说:“要不,你也坐下来,跟咱们一同吃一碗咱们的红薯丝饭?”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}7 H*

向媒婆说:“我这就走,这就走。我屋里还有一大摊事等着我呢。”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可是她并没有走。

2 Y+ \; c- P. g/ \6 [2 B' V5 ?. e; ]3 y

她扶着椅背叹息说:“唉,咱们桃花源这个鬼当地,一年四季都离不开红薯。每次到庙里烧香,我都会跟菩萨说:菩萨啊,来世你不要让我投胎到桃花源啊,我终身浪迹江湖,想做尼姑都做不成,只能呆在桃花源里做个公社社员。桃花呀,你现在到了终身的关键时期,千万不能犯错,一步错,步步错。昨日,我在跃进公社认下的那个干妹妹来看我,她跟我说起跃进公社的刘书记娶儿媳妇的事。啊呀,刘书记娶儿媳,那可不得了,十斤的棉被有五床,东瀛的褂子有八件,手上的镯子有半斤重,耳朵上的银耳环叮当响,五里以外都听得见,手锍放得连武陵县城都听得到,迎花轿的部队有十里长,沅河戏唱了三天,渔鼓唱了两晚,傩戏演了一整天……阿呀,真不知是谁家的妹子能有这么好福气。能嫁到刘书记家,等于嫁给城里人了,一辈子都能吃上白米饭了。”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夜郎婆问:“你那个干妹妹过来看你了?” 4 y3 _, q3 z0 l* C) T' d5 l,; e5 \8 q

“是呀,我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分过来看我。”向媒婆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又持续说—— 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我在跃进公社认的那个干妹妹叫细花,今日一大朝晨,细花到桃花源里来看我,她给我说起向阳公社的陈书记嫁女的事。陈书记嫁女那天,把他老家那个出产队的社员悉数接到公社食堂吃喜酒,酒席摆了八十多桌,每个桌上都是清一色的白米饭。陈书记的白米饭是用甑蒸的钵子饭,钵子饭一摞一摞地堆在地上,想吃几钵就吃几钵。桌上的菜我就不细说了,鸡鸭鱼肉,哎呀,听细花一说,我就不停地流口水。

4 y3 _, q3 z0 l* C) T' f7 T; e5 \8 q

社员们都说:“活了一辈子,只要赶上陈书记嫁女,才让咱们尝到了共产主义的味道。要是陈书记天天嫁女就好,那咱们就提早进入共产主义了。” 半壁江中文网

吃完了送亲席之后,就是送花轿。向阳公社有两个大队的社员都放假了,不必上班了,都来给陈书记的女儿送花轿,每个社员记十个工分。送亲的部队排了十里路长,社员们一路走,一路唱《哭嫁歌》,一边唱,一边跺脚,歌声传到了沅水河滨,跺脚的扬尘飞到了无影无踪,哎呀,真是地动山摇……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
i6 N, A/ X5 @0 Z7 f7 x. T9 P4 C5 C( }7 H* y

最新评论 检查一切评论
宣布评论 检查一切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禁止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抗的言辞。
点评:
表情:
用户名: 暗码: 验证码: